,又也许,它们来自世界各地不同的国家,更可能,因为这一些与那一些我所谓的 的太太笑出来了,也跟着说∶“卖掉罗!” 见那一群群的人来啦!我从旅社的窗口去看那长长的队伍,那些用头顶着、用车拉   那时候我们已经住在没有沙尘的岛上了。   “腓尼基”(PHOENICIA)古时叙利亚西境自黎巴嫩山西至地中海一   “邻居好远的喔!”他又说。   罗哩罗嗦写好了信,自己举起来看了一下,文句中最常出现的字,就是━━我   这样的彩布,大大小小,包括挂毡,一共快有二十条呢。   最后讲起荷西的失业以及找工作的困难,又难过了一阵。 们,让手边抽到哪一张照片,就去写哪一个故事。毕竟这是一本故事书,不是一本